道是无晴却有晴

仙辞令2(我觉得就我的字数最多,不公平。)

:“此番下山,事情是否处理妥当?”
:“是,掌门,已经处理好了。”
:“嗯。”萧疏寒眼神柔化了些许,“止辞辛苦了,去休息吧。”
:“掌门,徒儿还有事情要禀报……”萧止辞些微有一点犹豫,毕竟半路捡回来一个孩子,还特别能闹腾,不知道向来喜静的掌门能否同意。
:“罢,既是缘分,便好好接受吧。”萧疏寒一挽拂尘,淡声道,“只是切记你们都有属于自己的机缘,到时不可强求。”
:“……是”萧止辞应到。果然什么也逃不过自家掌门的慧眼啊。
待萧止辞回到住所,他仿佛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。
这乱七八糟凌乱不堪的花坛到底发生了什么?
还有这里什么时候多出了这么多兔子??
兔子和房屋上还是之前在花坛里的花???
萧止辞深吸一口气:“秦!荣!仙!”
一身是泥的秦荣仙讪笑着从树后走出来:“嘿嘿,那啥,萧道长,你,你觉得这样是不是比以前更有灵……灵气?嘿嘿嘿……”
:“哦?是吗?”萧止辞呵呵一笑,“这就是你把我这儿弄成这样的原因?”
秦荣仙双手抱紧脑袋,小声嘀咕道:“谁叫这儿这么一板一眼的……”
:“嗯?”秦荣仙看着萧止辞“和善”的微笑:“啊,不是,嗯,那个,这儿很好,嗯,只是这样更好,嗯,没错……”
萧止辞长叹一口气,我这是捡了个什么不得了的孩子上来啊,“罢了,道童会收拾妥当的,你给我滚去洗澡,再出什么岔子……我就把你丢下山。”萧止辞道,“我向来说话算话。”
:“好的萧道长,没问题的萧道长。”秦荣仙乖巧应到。
待秦荣仙出来,萧止辞发现这孩子长得真心不错,稚气未脱的脸上已可看出日后有如何俊俏,竟还是罕见的蓝瞳。
萧止辞朝秦荣仙招招手:“山下看你服装,你应是华山中人,为何会在山下被人追赶?”
秦荣仙小声嗫嚅到:“我……我不识路,和师兄师姐们走散了……”
萧止辞轻叹口气,果然。“既如此,把你捡回来也是缘分一场,你可愿拜我为师?”
秦荣仙一愣:“真的可以吗!”
萧止辞看着孩子眼中迸发出的光彩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:“这是自然。”
秦荣仙看着萧止辞脸上浅浅的笑容一愣,这萧道长本就好看,只是仿佛脸上总有化不开冰霜,如今这一笑就仿佛阳春三月冰雪消融,不由得喃喃道:“道长,你真好看。”
萧止辞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直白的夸奖,不由得红了脸,“说什么呢,行了,既然你同意了,等下同我前去拜见掌门,行拜师礼,便就是我的徒弟了。”
:“嗯……萧道长,那我拜你为师了,还算华山弟子吗?”秦荣仙问到,显得有点紧张。
萧止辞摸摸他的头:“这是自然,我只是教你行走江湖的基本招数和知识,并不会逼迫你学习武当的招式,你还是华山子弟。”好了,秦小华山,且随我去拜见掌门吧。”
:“是!萧道长!”秦荣仙欢快的应到。
在经过一系列繁杂琐碎的拜师礼节等等等等之后,萧止辞与秦荣仙双双累倒在床上。
萧止辞转过身摸摸秦荣仙的头:“你是我的第一个徒弟,我会好好待你的,前提是,你不要给我惹麻烦!”
秦荣仙“嘿嘿”一笑:“萧道长我会乖的!你也是我的第一个师傅,也会是我的唯一一个!”看着小孩蓝眸中难以掩盖的依赖,萧止辞也轻轻的笑了,罢,这江湖偌大,就你我师徒二人,来共同闯荡吧。

仙辞令1

入武当,斩情丝,摒欲念,尊道心。
这是武当子弟人人遵循的道则,然则,“上善若水,水利万物而不争”,也是武当弟子应该谨记的。
于是,萧止辞看着眼前死死扒住他大腿的小孩子陷入了沉思。
:“呜呜呜!爹爹!爹爹你别丢下我呜呜呜!”
爹爹?我看起来有这么老吗?萧止辞向周围扫视一圈,人群越聚越多,窃窃私语的议论越来越大。萧止辞轻叹一口气,这次奉掌门之命出山办事,谁知道一出来就遇见了大麻烦。
:“站住!小兔崽子给我站住!不许跑!”
后面跑来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:“在我这儿吃了茶不给钱就想走?给我抓回去!”
小孩儿朝萧止辞身后缩了缩,抓紧了他的衣角,小声辩解道:“没有,我……我爹爹会帮我给的。”
萧止辞面无表情朝小孩儿瞥了一眼,小孩儿自知理亏,又朝后面缩了缩。
也罢。萧止辞叹气,问到:“多少钱?”
那大汉“嘁”了一声,小声嘀咕道:“这么年轻就有孩子指不定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呢。”
然后紧接着说:“这个小兔崽子吃了我两盏茶,三十钱。”
萧止辞朝大汉瞥了眼,随手甩出五十钱:“这样行了?”
茶馆老板接住钱,眉开眼笑的数了数,“行,行,行,谢谢少侠。”
萧止辞见此转身便走,意图甩掉惹来这个大麻烦的人。
:“哥哥!那位好看的哥哥!你等等我呀!哥哥!等等!”
萧止辞烦不胜烦,愠声道:“刚刚不是还喊爹爹的?”
小孩儿一下刹住脚:“没有不是,那个,情急之下就……你是我看过最好看的哥哥!”
呵。萧止辞甩袖便走。:“欸!哥哥!哥哥等等!我迷路了!没地方去!哥哥这么善良能不能收留我一下啊!哥哥!”
:“我拒绝。”萧止辞在小孩儿再次开口前出声,“麻烦”
:“我不麻烦的?我很乖的?不会给哥哥添乱的!哥哥~好不好啊~”
在经过小孩儿长达半个时辰的撒娇后,萧止辞猛然转身,提起小孩儿:“行了,我同意,你给我安静!”
小孩儿连忙乖乖住嘴,不断点头示意自己不会再闹了。
萧止辞叹了口气:“我现在要去办事,你给我安静点,事情结束后我带你回去。”
嗯嗯!小孩儿捂住嘴疯狂点头
:“叫什么名字?”萧止辞问到,“现在可以说话了”
小孩儿放开捂住嘴的双手:“秦荣仙!我叫秦荣仙!”
:“好,秦荣仙,你只要少给我找麻烦,我就带你回去。”
:“我会乖乖的!谢谢哥哥!”
:“嗯”
就这样,白衣胜雪的少侠提留着一个小孩子,走远了。

先占

大致梗,我华山师弟攻,他家道长受,师徒年下养成,道长是师傅,先占tag,啥时候有心情了更文[捂脸]